About ZHRMoe & ZHRMoe Studio

我和我的世界观

既然起了ZHRMoe这样的名字,看起来就应该是一副傲娇的样子。

你当然可以这样认为,因为我非常享受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。毕竟,自己构想的世界绝对合理(当然是对自己而言的),就算有什么不合逻辑的地方,也可以用另一个错误逻辑文过饰非。

我读过一篇小说叫《黑白配》,中篇,对抑郁症患者十分不友好,因为整篇小说都压抑得不得了。不过那篇小说教给我要怎么调节自己的世界——我们的生活中有些事情十分顺遂,我们给他们起名叫“白事件”,也有一些不如我们所愿的事情,我们起名叫“黑事件”。想要完美地调整自己,就要把那些“黑事件”用一些悖论解释成我们喜欢的样子。可惜,悖论终究是悖论,所以大部分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的人都压力过大,这份压力多是悖论太多,自己都解释不清了。

虽然这话题扯了很远,但是我想描述的是我自己。我并不是完全依靠悖论给自己打吗啡的,其实有些所谓的“黑事件”就像是一场修行,咬咬牙也就过去了,何苦给自己添那么多解释不通的悖论呢。所以虽然我也有沉浸于自己的世界里的性格,却一点都不会感觉孤立,大概就是这样的原因了。

所以总的来说,我自己还是很外向的,虽然不喜欢和别人说话(类似社交恐惧),但是我已经在改了嘛……

我和我的代码君

我接触计算机还是很早的。老爸在我5岁的时候就购置了一台电脑,现在想起来,那台电脑的配置在当时相当高端。那时候我只是对常识性的东西有所了解,所以说起那会儿计算机里流行的东西,还是记忆犹新。

很可惜的就是我接触代码比较晚。大概是小学三年级,那会儿只是跟傻子一样学奥数,仅此而已。老师觉得既然数学不错,就可以到编程这个方向上发展一下。所以最初的原因,编程是我在小升初时用来凑奖项的工具。就像是假戏真做一样,我渐渐地对编程的兴趣多于数学了,于是下定了决心,将来要做一个写代码的人(所以小时候不懂事儿,不知道“程序猿”到底是个什么东西)。

最早接触的语言就是 Quick-Basic ,简单地说,这门语言也的确非常适合入门。IDE就是一个及其简单的 MS-DOS 界面,每次写代码的第一行都习惯性地写 CLS 。到了小学五六年级开始写 C ,也接触到了不少实用的算法。

初中高中的那五年,没什么好回忆的。除了算法思想上有了不小的提升之外,代码能力上不升反降,只有周末抽出点零星的时间写代码还是远远不够的。

高考其实根本不能叫失利,应该是正确的反映了我中学的学习状况——我真的没有兴趣去学。课余的时间其实除了看看球以外,很多都是在看算法看文档,至于逆天的小球、不会爆炸的试管还有一直很理想化的遗传发生了什么,跟我关系好像不大。所以,能得分的科目考的不好,不能得分的科目索性乱答一气,考出这种成绩也算是运气了。

没有被“赌博”一样填的第一志愿BUPT录取是预料之内的(虽然我得到了BUPT在CS专业上的加分),不过还是被之后填的BISTU接收了,然后荣幸的加入了ifLab。

至于我要学 Objective-C ,是我高考之后立刻决定的。大概就是高考前的两天,我熬着夜看了2014年的WWDC,这次开发者大会大概促使我想要成为一个苹果的开发者。不过技艺不精,尚且只能做一些简单的应用,还总是在出了bug的时候大吵大闹。

毕竟 too young too simple,啊,sometimes naive! ——长者

用这句话来形容我的编程水平,再合适不过了。

我和我的ZHRMoe Studio

我意识到自己需要一个技术Blog,已经很久了。ZHRMoe Studio就是我的技术Blog,当然,大部分应该都是写给自己看的,当做笔记或者是经验的集合。与此同时,也可以分享一些技术文档给我周围的朋友,我还是会很认真地给文章做好分类的。

技术Blog同时也会督促我更认真地去写代码,毕竟写代码是一门技艺,它并不是灵光一现就成材了,还是要不停地写,经验越多越熟练,也就越有感觉了。

C++需要不断地练习。 ——Vczh

祝,阅读愉快。

ZHRMoe 2015. As A Freshman.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− 2 = 2